当前位置:桐城 > 印象桐城 > 桐城文化 > 诗词 >

方以智父子诗文欣赏

2017-09-12 来源:方以智年谱 浏览次数: 我来说两句
关键字: 方以智
导读:清顺治八年、南明永历五年 辛卯 公元1651年 方以智41岁 (秋八月,焦琏被害,密之作《血道场》以寄哀思) 靖江王与瞿留守式耜、张司马同敞三。此外,汪职方皞沉于平乐、守将田勇自
清顺治八年、南明永历五年 辛卯 公元1651年 方以智41岁
  (秋八月,焦琏被害,密之作《血道场》以寄哀思)
  
  “靖江王与瞿留守式耜、张司马同敞三。此外,汪职方皞沉于平乐、守将田勇自刃、焦国公琏为陈邦傅所杀、江御史见龙死于太平,一时发心者为建道场”
   方以智《无生寱•血道场》
  
  桂林三匹练,此外四条虹。
  喂虎自还愿,从龙莫说功。
  小民皆下泣,古庙自生风。
  且发栴檀火,鸣钟咒一通。
  
  清顺治九年、南明永历六年 壬辰 公元1652年 方以智42岁 方中通19岁
  (夏。施闰章奉使粤西,过梧州访密之,同趋冰井觅元结《漫泉铭》故迹,咏诗怀古,颇相洽。)
  方以智《无生寱•冰井和施尚白怀元次山》
  
  荒亭犹足撰良辰,抱瓮烹茶久作邻。
  历尽沧桑留此水,可怜天地重诗人。
  浊流懒照缁衣面,长袖能挥青草尘。
  坐定枯肠为君洗,猗玕洞里血痕新。
  
  (冬。父命方中德、方中通至庐山五老峰相迎,见面百感交集,涕泗纵横。)
  方中通《迎亲集•老父以世外度岭北还,大父遣中通与伯兄迎至匡庐》”
  
  帝京死别到如今,万里生还祗树林。
  每对白云常屈指,一看黄面即伤心。
  字传大父书中泪,梦断慈亲岭外音。
  五老峰头瞻日近,苍天默默雨沉沉。
  
  方以智《借庐语•五老峰上两儿来迎》
  
  天崩与汝封刀决,潜窜阳瘖成死刑。
  十年黑夜践荆棘,双胫磨尽千层铁。
  五老峰头两不识,父一瞪目儿泪血。
  鹿湖堂上病哽咽,念此悬崖嚼冰雪。
  我在虎窟臂三折,只望匡子子骥辙。
  □□□□□□□,痛当穷岁严霜节。
  此骨但凭千百劫,且跪南浮草中说。
  
  清顺治十年、南明永历七年 癸巳 公元1653年 方以智43岁 方中通20岁
  
  方以智从广西返桐,被逼出仕,不从,入南京天界寺出家,受具足戒。闭关高座寺看竹轩。
  
  方中通《迎亲集•癸巳春省亲竹关》

  “操抚李公,迎老父入皖,赠以袍帽。老父斥之,直奔天界。时杖人翁主天界法席也。三省马公又欲特荐,属父执刘阮仙趋行。杖人翁云:‘拉得去是你手段,站得定是他脚根。’借以得免。”
  
  吁嗟呼!天有无!何令我父剃发除髭须。
  只此一腔忠臣孝子血,倒作僧人不作儒!
  东西南北无块土,不辞世外还家苦。
  只因老祖白发在高堂,岂是俗缘未断牵门户!
  皖江抚军闻旧名,十辈敦请皖江行。
  我父策杖轻身徒步入,衣冠不改但愿捐此生。
  抚军大骇忙下拜,须臾拂袖趋天界。
  又遇中丞好举贤,海阔天空何狭隘。
  ……
  可怜富贵豪华之才子,一旦变作枯槁寂寞之禅。
  掩关高座看竹轩,人子何心忍见此。……
  
  方以智《建初集•涅槃矢》
  
  金刚玉剑三尺水,断鳌截浪掀天起。
  五历镬汤淬百次,挥戴万里到桑梓。
  煴火重煎骷髅髓,家常炉炭寒冰气。
  涅槃堂中弹一指,指端吼出五狮子。
  须弥山在左右趾,毫发不动有如此。
  
  
  清顺治十二年、南明永历九年 乙未 公元1655年 方以智45岁 方中通22岁
  秋,方孔炤病逝于桐,方以智破关奔丧。
  方中通《先祖讣至•老父破关奔丧》
  

  三老版屋日无晕,当作西山自采薇。
  不意姓名存计纸,却令衰绖上缁衣。
  五伦佛法情何异,三世君恩愿已迷。
  风雨一天江惨淡,烟波舟载泪痕归。
  
  方以智《合山栾庐诗•合山栾庐占》
  
  “以十余年之锋头□衲,得依聚里之匡庐,多生障深,封刀度刃,铁门附近,安我环中。谁料成破关奔丧之终天绝地乎!罪重须弥,何能忏悔!尽大地是一滴血,无回避处。呜呼痛哉!”
  刀锋溅血枉还家,劫火烧空大白车。
  砍断邓林成竹林,搅干瀛海是衰麻。
  孤臣毕命驱荒草,穷子惊魂恨法华!
  踊地擘天号不出,依然收入黑袈裟。
  ……
  
  
  清康熙十年 辛亥 公元1671年 方以智61岁 方中通38岁
  三月,“粤难”作,方以智在江西被逮,方中通在桐城入狱。
  
  方中通《惶恐集•闻老父庐陵自诣,饮泣书此》
  
  历遍刀锋后,空门亦化城。
  老亲不畏死,人子敢偷生?
  两地同时系,千秋此日晴。
  佛恩如有在,拭却泪纵横。
  
  
  清康熙十一年 壬子 公元1672年 方以智逝后一年 方中通39岁
  四月,“桐城难”作,方中德、中通入狱。后难解。
  
  方中通 《惶恐集•题结粤难文至,感泣书此》
  
  君不见,一门争死称孔氏,弟兄子母垂青史。又不见,西川豪杰附党人,耻不与党先自陈。彼为友朋尚如此,何况俨然为人子!吉翂、虞覬本同心,同此一片赤心耳。回忆难作捐我躯,不料此躯存斯须。两年系狱再系阁,今日犹存岂非天地之恩乎!不畏死,血满纸,痛哭陈情详院司。代父直心直如矢。悲号呼苍天,闻者俱生怜。怜我不肯脱罗网,委曲导我真缠绵。嗟哉!吴道、郭揖原奇特,黄金百万买不得。非是不尊宛转之殷勤,乃深痛吾老亲之不测。铁铮铮,宝刀鸣!同父死,同父生!不敢重身轻白发,宁甘得罪粉吾骨。岂意使君感此言,竟将我词直达粤。粤督疏上春风吹,贱子之名朝廷知。呜呼痛哉粤难白!魂召不来哀孤儿。
  
  (以上资料均摘自任道斌《方以智年谱》)
(责任编辑:一苇过江)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