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桐城 > 印象桐城 > 桐城派 >

[名家逸事] 正直不阿的马其昶

2017-08-11 来源:桐城派研究会 作者:杨怀志 浏览次数: 我来说两句
关键字: 袁世凯 马其昶
导读: 桐城派殿军马其昶,一生著述丰硕,在当时的学术界负有盛名,曾任总统府参政和清史馆总纂。
  桐城派殿军马其昶,一生著述丰硕,在当时的学术界负有盛名,曾任总统府参政和清史馆总纂。其时袁世凯受命为内阁总理大臣,施展反革命两面派手法,不久便窃取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职位,更是拉拢马其昶等著名文人学者,为自己装潢门面。马其昶虽然有时出入袁氏府邸,但从不为袁世凯所左右,倒是利用他与袁的关系,做了一些有益的工作,显示了一个桐城派文人的刚直不阿的品德。
  1913年“二次革命”,著名学者和近代民主革命家章太炎先生,因参加讨袁活动而不幸被捕。不久,北京大学著名教授马叙伦先生也因反袁遭被捕。马其昶听到消息后,在家急得团团转。朋友们都知道袁世凯是一个既狡猾又凶残的家伙。章、马二位身陷囹固,定是凶多吉少。马其昶与章、马二位关系尤为亲密,袁世凯说不定会变脸,关押马其昶,都劝他暂时离开北京,避避风险,马其昶断然拒绝了朋友们的规劝,说:“章太炎、马叙伦二先生无端被捕,我当伸张正义,全力营救,岂能一走了之!”他便要去总统府找袁世凯。朋友们说:“马先生,你现在去找他能说什幺呢?不仅救不出章、马二位,反而会使你受累!你赶快离开北京吧。”
  马其昶笑着说:“我若此时离京,岂不被天下人耻笑吗?再说,章、马二位是我知己,我又焉能坐视不管啊!我与其苟活,不如也让他袁大总统抓了去,和章、马二先生一道儿去死!让后人多骂袁世凯一句厂
  朋友们见他执意不肯离开北京,而且要亲自出面营救章、马二位,便说:“袁大总统不是口口声声要‘尊孔读经’吗?你就抓住这一点,晓以利害,也许袁大总统就不敢杀害章、马二位啦。”马其昶一听,忙点头说:“有理,有理。”
  马其昶来到总统府,袁世凯满面春风,离座迎接,执着马其昶的手,一同走进书房。让马其昶进自己书房,是袁对马其昶的殊荣。为了表示对马其昶的尊重,袁世凯不论在任何场合,一律喊“先生”。他笑吟吟地说:“马先生,别来无恙乎?”“大总统,在下只不过七日未谒见大总统,你就怕我生病么?”袁世凯笑着说:“马先生,你若一病,清史稿怎么办?海内无人能肩负起此任呀!”马其昶笑着说:“大总统如此器重,我怎敢不效命?只是有些人传记不好写哩。如吾邑戴南山先生。”袁世凯说:“先生可秉笔直书??我是最敬仰桐城派文人的。”马其昶望了袁世凯一眼,说:“那不是给圣祖康熙帝脸上涂黑?”袁世凯沉默了一会儿,仿佛悟出了马其昶的话意,叹了气,说:“要是当年康熙也赦了戴南山先生,那多么好!人是不能多杀的,尤其文人杀不得。”马其昶觉得机会到了,说:“大总统常说,会当皇帝要养一大批文人,特别是反对自己的文人!要像唐太宗对魏征一样。”袁世凯面露喜色,又得意起来,说:“先生说得对,我就主张这样。”马其昶马上站起,作揖说:“大总统,恕其昶直言。近闻大总统下手令拘捕了章太炎、马叙伦二先生,确有其事?”袁世凯阴笑着说:“先生原是来当说客的?”马其昶正色道:“我是替大总统忧心!章太炎、马叙伦二先生,学富五车,海内外无人不知。今番无罪被拘捕,朝野上下无不惊诧。将来后人修民国史,大总统你--”袁世凯忙一摆手,打断他的话:“放、放!”马其昶深深作揖,说:“望大总统莫食言。”袁世凯说:“马上就放!不过,请先生向章、马二位言明我的苦心!”马其昶讥讽他说:“章、马二位先生已经领教大总统的苦心,往后怕要学乖了。”说罢,拱手告辞。
  1915年10月,袁世凯纠集一班心腹、无聊文人成立了“全国请愿联合会”。马其昶知道这是袁世凯为复辟帝制作准备,怒不可遏,他正准备辞去总统府参政和清史馆总纂之职,回桐城闭门著述,不料袁世凯派专车来接他进总统府。马其昶深知袁氏其人,推辞躲避,无异于束手就擒。于是,便来到总统府。袁世凯对马其昶特别恭敬,专门为他准备了一套房子,说:“先生终日操劳,从今日开始,就在我这里小住一段时间吧。”马其昶一听知道不妙,心想:自己被软禁了。一连三日,客礼相待,但袁不曾打照面。
  第四天,袁世凯亲自来到马其昶住地,寒暄问候一番,说:“马先生,两年前我给了你大面子,放了章、马二位,但他们一直着文演讲反对我,而我没加追究,亦看在先生面上。”马其昶说:“感谢大总统。”袁世凯说:“今日我求马先生一事,望马先生万勿推辞。”马其昶已知晓三分,说:“大总统,有话直说。”袁世凯说:“前番成立了‘筹安会’,如今又成立了‘全国请愿联合会’,人民要恢复帝制,民心难违,可是我……”袁见马其昶沉下脸,便两手一摊,说:“大总统和皇帝只不过是两个名词,其实一样!只不过中国人习惯喊皇帝,我也只不过顺从民心罢了。我想请先生在事成之后,出任上大夫!”马其昶一听,怒火中烧:此人果然要复辟帝制!但身处逆境,只得抑住愤怒,含笑讥讽地说:“大总统,我是中华民国的国民,恕我不能从命。”袁世凯奸笑着说:“马先生,士为知己者死,我待先生不薄啊!”马其昶说:“你贵为大总统,我是大总统手下干事的,岂能高攀为知己,不能,不能!大总统若觉得我有不顺心处,让其昶回乡吧。”袁世凯一听,哈哈一笑,说:“我一向思贤如渴,岂能让你这位学术界泰斗回乡?”他凝视马其昶,说:“先生是饱读诗书的,岂不知识时务者乃俊杰!再说,这是袁府,马先生怕是有翅也飞不出去!”马其昶说:“大总统,其昶一介书生,何能从政?你何必强人所难。你不知士可杀而不可辱吗?威逼再三,无非要让我重演明初方孝孺之悲剧?倘若如此,那就是大总统成全了我马其昶的名节,甚幸,甚幸厂袁见马其昶态度强硬,自知拿他没有办法,只好陪笑说:“请先生三思,改日再见!”
  马其昶竟被关在袁府十多天,袁氏没有与他打照面,心想:呆在这里不行,倘若他假借我名,岂不坏了我一世清名!马其昶此刻忍不住了,对袁世凯派来的侍从说:“我要见大总统,否则恕我无礼了!"袁世凯没有办法,只好来会见马其昶,说:“先生可考虑好了?”马其昶说:“让我回家三思!”说罢,便拂袖而去。
  马其昶回到家,亲戚朋友嘘了一口气。朋友们问袁世凯留居他何事,马其昶说:“大总统要给我加官晋爵受皇封呢,朋友们说:“为先生祝贺!”马其昶说:“这个官要不得!我得赶快离开北京,回老家桐城去。明天就走!”朋友们不解内情,深表惋惜。马其昶说:“这个官不仅做不得,我还要发表声明反对!”说罢,他命家人收拾行装。第二天清晨便发表声明,揭露袁世凯恢复帝制阴谋,自己携家眷日夜兼程回到桐城。 (杨怀志)
(责任编辑:一苇过江)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