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桐城 > 印象桐城 > 桐城派 >

[名家逸事] 文章千古事 品德最为高

2017-08-11 来源:未知 作者:杨怀志 浏览次数: 我来说两句
关键字: 姚鼐 登泰山记
导读:  《登泰山记》是桐城派领袖姚鼐的传世之作。说起这篇文章的成因,还有一段有趣的故事哩。
  《登泰山记》是桐城派领袖姚鼐的传世之作。说起这篇文章的成因,还有一段有趣的故事哩。
  乾隆三十九年,姚鼐不愿在宦海沉浮,以身体有病为由,辞官归里。姚鼐虽任刑部郎中,俸禄不薄,但为人廉洁,又好周济人,回乡竟连盘缠钱也不足。他变卖了一些衣物,好不容易凑足了一百两银子。雇了五辆车(拉书)从京城出发。姚鼐一行路过泰安,银两就花去了一半,回桐城怎幺也不够。他想起好朋友朱子颍在泰安当知府,没奈何只好去打“秋风”。
  朱子颍殷勤地接待了姚鼐。夜晚坚持要与姚鼐抵足而睡。睡之前,他大谈自己在泰安的政绩如何好,如何为民兴利除弊。姚鼐笑而不言,因为他在京城早有所闻。第三天,朱子颍邀他游泰山,说:“泰山是五岳之首,天下名山。姬传兄天下闻名,过泰山不可无文!”姚鼐说:“登泰山是我的宿愿,又有孝纯兄导游,乐于从命!”朱子颍见他答应了,十分高兴,趁机说:“汉武帝泰山封禅,当朝康熙圣祖、干隆皇帝登泰山留下墨宝,万世不朽!杜甫、王安石刻石千古留芳,姬传兄写一篇文章,我请人把它镌刻在泰山巨石上,你将与泰山同寿!”姚鼐听出他的话意,便笑着说:“可以。不过我这次辞官回家,路费不足,请你付我一点笔墨费。”朱子颍一听喜出望外,心想:银两有何难?只要你为我树碑立传,你要多少,我给多少!忙点头说:“好说,好说。五百两银子够了幺?”姚鼐一听,心里想:一开口就五百两。哪来这幺多银子?分明是搜刮百姓的,还夸耀自己的政绩好哩。他真想拂袖而去,但,无钱屈死英雄汉,便说:“今日我兴致不高,明天你我同登泰山,然后写一篇登泰山记好不好?”朱子颍见他答应,乐得眉开眼笑,忙说:“好,好。就像范仲淹写《岳阳楼记》这篇文章一样。滕子京是范仲淹的好朋友,你我也是好朋友。我只希望你在大作里用上‘政通人和,百废俱兴’八个字就行啦!”说罢,笑盈盈地望着姚鼐,姚鼐也相视而笑。
第四天天麻麻亮,姚鼐和朱子颍一道登山。朱子颍为他备了轿子,姚鼐谢绝了,说:“登山观景,坐轿子没意思。”
晚上回来,朱子颍备上文房四宝,恭恭敬敬地请姚鼐作文。姚鼐由于在日观亭看到日出的奇丽景象,心情激荡,提笔就写。朱子颍站在一旁恭候,眼睁得大大的,连大气也不敢喘。可就是没有见姚鼐写颂扬自己的话。他急坏了,故意干咳一声。姚鼐知道他的意思,停笔沉思片刻。当姚鼐终于写到“与知府朱孝纯子颍”时,朱子颍立刻眉飞色舞,说:“姬传兄真是才高八斗,学富五车啊!”不料下文再也没有称颂自己的文句了。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别有深意地说:“姬传兄真是惜墨如金!”又接连叹了三声,但仍伸长颈脖,眼巴巴地望着姚鼐写。姚鼐虽全神贯注作文,但朱子颍在一旁深深叹息,他是知意的,但要硬在文章里夸奖他,却是万万办不到的。他停了一下笔,瞟了朱子颍一眼,会意一笑,便提笔加了一句:“与子颍坐日观亭待日出。”便放下笔,说“知府大人,一篇文章里出现你两次大名,该满足了吗?”朱子颍哭笑不得,叹息说:“姬传兄,我现在才了解你,可敬可佩!”
  第五天,姚鼐启程,朱子颍送赠白花花银子五百两。姚鼐只取了五十两,说:“等我回乡便派人奉还。”
  姚鼐回乡靠收徒为生,生活清苦。两年后,朱子颍官升两淮盐运使,驻扬州,常去谒“宋双忠祠”,并把此事告诉在扬州梅花书院教书的姚鼐,为南宋李庭芝、姜才立碑,请姚鼐写碑文,弦外之音还是想请姚鼐在这篇碑文里颂扬自己几句。姚鼐答应了写碑文,但文章里仍只有开头一句话:“东海朱使君受命领两淮盐运使之次年,谒于江都城北宋制置使李公、副都统姜公祠下。”连“孝纯子颍”字样都没写,使朱子颍大失所望。他接了文章,命人送银五百两给姚鼐。姚鼐一手推开,笑着说:“姚某穷可以卖文章为生,但不出卖文德啊!” (杨怀志)
(责任编辑:刘夏彤)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