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桐城 > 印象桐城 > 桐城派 >

[名家逸事] 刘捷一笑泯恩仇

2017-08-10 来源:未知 作者:童树桐 浏览次数: 我来说两句
关键字: 桐城派 刘捷
导读: 桐城派作家刘捷,字古塘,是寄籍江宁的饱学之士。父亲刘璜先卜居桐城罗家岭的高赛湖,后携家流寓金陵。刘捷和方舟、方苞兄弟先后进了江宁县学,相互仰慕,结为挚友。
  桐城派作家刘捷,字古塘,是寄籍江宁的饱学之士。父亲刘璜先卜居桐城罗家岭的高赛湖,后携家流寓金陵。刘捷和方舟、方苞兄弟先后进了江宁县学,相互仰慕,结为挚友。
  刘捷短褐粗服,精干剽悍,耿介豪爽,行侠仗义,看他的形貌不似儒生,恰如武土。他学业精进,学识渊博,每次课试,必压同辈,名声大噪,深为同窗所景仰。应举文章,不受流俗影响,自成一格,更名震江宁。
  事有凑巧,江宁县恰好有一个与刘捷同姓同名的武生,与恶棍为伍,恃武作恶,仗势凌人,鱼肉贫民,祸患乡里。其时,江南学政邵嗣尧,一向刚愎自用,粗暴成性。这次来到江宁府视察“岁考”,风闻恶棍刘捷的劣迹,十分恼怒,建议知府予以严惩。
  这一天,江宁府举行“岁考”,府属各县生员应召会集,邵嗣尧春风满面亲临试场。开考时,府吏按序呼名,生员应诺依次入场。当邵嗣尧听到传呼刘捷名字时,误认为是恶棍刘捷,瞪目逼视,怒火中烧,一声断喝:“拿下,重责四十杖!”不由分说,刘捷被按在地,挨了一阵大板。满场生员惊愕万状,疑惧目光投向学政大人,纷纷责问:“刘捷何罪,受此重罚?”“无罪受刑,国法安在?”“诸生受辱,斯文扫地,身为学政,内心何忍!”试场里人声沸扬,像油锅内撒把盐,顿时炸开了。邵嗣尧与知府耳语一阵,方知误责刘捷,允刘入场应试。
  “岁考”成绩可分六等,邵嗣尧有意将刘捷文章贬为四等,如此恃权自尊、践踏文人,整个江宁府几个县上千名诸生,岂能咽下这口恶气?单待考试一结束,就聚众相谋,立即掀起“反邵”大波:有的探知上级官员行踪,拦舆告状;有的截住“学政大人”官轿,当面斥责……堂堂江南学政,如今竟成了“过街老鼠”,形成了“人人喊打”的局面,黯然神伤地下不了台,托人向刘捷说情,好话说了一大堆,盼望早日平息“误杖诸生”的风波,以免风传京师,丢掉“学政”的乌纱。刘捷此时杖伤未愈,痛楚依旧,竟对邵的说客大度地挥挥手,宽容微笑着说:“事既往矣,岂再追究,一笑泯恩仇吧!”
  不久,方舟、方苞听说邵嗣尧得了暴疾,一命呜呼,方氏兄弟立即向刘捷报告讯息,刘捷却一笑置之。方苞问:“邵嗣尧暴卒,古塘兄作何感?”刘捷只淡淡一笑,说:“事已往矣,捷无憾意,亦无快感。”方氏兄弟感到刘捷胸襟洒脱、气度不凡,有如光风霁月,令人折服。 (童树桐)
(责任编辑:一苇过江)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