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桐城 > 综合资讯 > 社会 >

老年人“占领”北京KTV日场 背着酒瓶凉菜“唱K”

2018-04-23 来源:北京晚报 浏览次数: 我来说两句
关键字: KTV 北京
导读:老歌手占领日场KTV 我们喜欢革命歌曲,今年58岁的田华女士说,但我们也会唱新歌、流行的歌,比如《甜蜜蜜》。 每周一个或者两个下午,田华、赵晓艺等几位年纪相仿的老朋友,都会
        老歌手“占领”日场KTV
  “我们喜欢革命歌曲”,今年58岁的田华女士说,“但我们也会唱新歌、流行的歌,比如《甜蜜蜜》。”
  每周一个或者两个下午,田华、赵晓艺等几位年纪相仿的老朋友,都会相约来到丰台区的一家KTV唱歌。用田华的话说,“此时的KTV,是我们老年人的天下。”
  记者走访了解到,目前北京很多KTV的白天时段,都已被老年人“占领”。逛完早市,几十块钱唱上半天甚至一整天,自带饮料水果,傍晚接孙子回家吃饭。对于经营越来越艰难的KTV来说,虽然从这个消费群体身上赚不到什么钱,却也赚到了一些人气。
  背着酒瓶凉菜“唱K”
  下午1点多,白色的花冠轿车徐徐停在路边,62岁的赵晓艺女士将车停放入位。算上赵晓艺自己,车上一共六个人,包括两对夫妇和两位女士。“超载了,我们唱歌订的包间,坐六个人正合适。一般都是我开车,除了来这里活动,我从不超载。”面对记者,赵女士略显尴尬。
  这四家六口人,其中三家都有车,但“都让孩子开着呢,孩子摇不上号”。说话间几个人走进了KTV大厅。“赵大姐来啦”,前台服务员姑娘热情地和一行人打招呼。
  “先唱《把根留住》。”刚进包间,老张就抢着说。一位女士熟练地坐在点歌机前,“那我把《小白杨》、《东方之珠》都点上了啊。”音乐响起,老张举着话筒先唱起来,而赵晓艺则打开挎包,从里面拿出了几个塑料袋。这是来之前两口子逛熟食店买来的夫妻肺片、红油肚丝和自家制作的老虎菜。一次性筷子更是带了一大把。
  另一位女士从包里掏出了三大瓶啤酒和纸杯,倒上一杯先递给老张。老张一手拿着话筒,一手拿着酒杯,表情陶醉。“让海风吹拂了五千年……”四位不喝酒的女士,两个人带了矿泉水,另外两位掏出了保温杯。
  “KTV里面酒水贵,啤酒一小提好几十块。”提起自带酒水,老张解释道,但更重要的是,“那个啤酒太淡了,我们都不爱喝。”
  半个小时后,慢慢进入状态的老李拿起话筒,连唱了《同一首歌》和《打靶归来》。别看腼腆,但老李唱歌声音洪亮五音准确,听得大家一起夸赞。直到第二首歌尾声落下,老李有点儿不好意思地将话筒递回到了老张手里。“麦霸”老张几乎每首歌他都会,甭管谁“主唱”,他都跟着掺和着唱一段。
  《鲁冰花》的伴奏声响起,赵晓艺走到老李面前,“咱俩跳一段儿吧。”另一位女士笑嘻嘻地打趣,“你不跟你们家老张跳啊?”赵晓艺回答,“我们家老张是个舞盲。可是人家老李当年在工厂的时候,跳舞就很有名啦。”说罢两人拉起手,在茶桌与显示屏之间狭窄的地方,跟着节奏跳起交谊舞来。田华连忙举起手机拍照。
         “不行,俩支架,不能再跳了。”一曲跳罢,老李落座,用老李妻子田华的话说,平时不爱动弹的老李出来跟着老兄弟姐妹一起到KTV,已经是他参与的最“剧烈”的活动了。“借着这机会让他多动动,跟我们一起锻炼身体。”
  唱几十年还没唱腻
  三个小时的欢乐时光很快就过去了。临走一结账,一共80多元。“今天该我请。”赵晓艺交了钱,前台的服务员姑娘向她告别,“下礼拜接着来啊,您提前打个电话,我给您留房。”
  赵晓艺和老张这对夫妇,爱唱歌在街坊中还挺有名。当初大家都是永定门外一家工厂的工人,住在厂宿舍的小楼里,早早下海的老张最先买了录像机、卡拉OK机,使用的音箱恰好就是工厂自产的。别看每家的屋子不过十三四平方米,热情的两口子经常叫邻居一起来家里唱歌,田华夫妇便是其中之一。
  KTV刚刚兴起的时候,工厂已经处于停工的边缘,老张和一些街坊都“下海”了。“旁边KTV的大包间,一晚上好几百块,我们七八家子凑十来人一起来,平均每人还得花上几十块。”后来宿舍楼拆迁、回迁,家家住上了两居室,但却不愿意在家里唱歌了,因为KTV价格逐渐便宜下来,尤其是非高峰时段。“在家里唱太闹腾,出来唱也花不了多少钱。”
  这一唱,又是十多年过去了。算下来,即便加上自带的酒水和小菜,每人每次的花费超不过三四十块。“有些人唱腻了,现在不积极参加活动了。但我们几个还是喜欢唱,有时候也会拉着各自的亲戚朋友一起来。甭管认识不认识,一起唱唱歌跳跳舞都很放松。”赵晓艺说。
  有时候大家还会一起打麻将。不过,“牌可以不打,但歌不能不唱。”到了这个岁数,几乎家家都抱上了孙子,只有田华每天在社区上半天班,“再干两年就不干了,到时候天天来唱歌。”
  老人占了KTV三分之二的包间
  位于大望路、劲松的两家“萨克赛斯”KTV的经理黄卫华,不久前刚把KTV的一部分面积腾出来,做成了一个交谊舞厅。让他这样做的原因,恰恰是为吸引中老年顾客。尽管“他们的消费能力不算强,但是他们能带来更多人气”。
  有些中老年人在舞厅跳一两个小时后,便一起开个包房唱到傍晚。“这样玩半天,每个人也就花费几十块。”
  黄卫华在KTV行业已经打拼了二十多年,从服务员做到主管、经理,2003年在劲松开了第一家自己的店。“那个时候顾客主要是年轻人,即便有老人来,也是参加家庭聚会,几乎没见过什么老年人彼此相约来唱歌的。”
  在2006年前后,KTV迎来了黄金时期,每天不愁包房会空着。然而接下来生意逐渐变差,很多KTV采取分时段打折等促销方式。至2010年,开始出现了大量中老年人相约来唱歌的场景。
  现在老年人已经是最常见的客人,“每天上午下午打折力度最大的时段,三分之二的客人都是老年人,剩下三分之一是学生。”有的老人甚至每天都来。“这种情况,在全市的KTV都存在,只有极个别很高档的KTV例外。”
  记者打电话询问了丰台区的几家KTV,情况也都类似。“年轻人玩腻了嘛。我们这儿条件不算特别好,但是价格便宜,主要就是满足老年顾客。”位于右安门外的一家KTV工作人员说。
  有时候早上便会有中老年人来排队等待价格便宜的中小包房,黄卫华说,“他们逛完早市还拎着菜篮子呢,就一起来唱歌啦。”下午时段到了KTV提供晚饭的时候,房费会略微上浮,“他们不会在这儿吃饭,不仅是算计,也是因为要接送孙辈放学。”
  从他们身上挣不到钱
  随着房租、人力成本上涨和打折促销的增多,这几年KTV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。“年轻人喜欢网游、手游,来的也比之前少了。”现在能谈“利润”的项目,主要是傍晚时分的年轻人以及家庭聚会。
  在与部分老年顾客交流中,黄卫华了解到,其实现在一些“唱K”的老人早在KTV兴起之初,便是主力消费群体。“他们当年到包房里,整打喝啤酒,大吃果盘,花钱并不在乎;但现在,他们即便有钱,也过了能吃能喝的年纪。”另外一部分则是不愿多花钱的中老年人,因为几块钱与服务员“掰扯半天”的事情时有发生。谈到他们的消费特点,黄卫华经理苦笑着,“从他们身上赚不到钱,甚至可能还要赔一点儿钱。”
  KTV免费提供开水,一些老年顾客就带着茶杯、凉菜、水果,有些还偷偷摸摸往里带酒。他们不好意思向服务员要酒杯,因此自带纸杯。“对于KTV来说,酒水的收入其实占到了大半。顾客知道这样做不合适,所以不会张扬,我们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啦,毕竟都是老人。”
  黄卫华的父母在家帮忙照看孩子,之前他曾打算让父母出去玩玩,给老两口订了去天津的火车票,并开车把父母送到了北京南站。然而当天晚上,老两口就回来了,“老妈说住酒店太贵。我问他们,坐没坐天津之眼?老妈回答,路过看了一眼,还得买票,算啦。”
  黄卫华没有责怪父母“抠门”,“老人的生活习惯就是这样精打细算。谁家都有父母,所以在我这儿,我也愿意给他们提供个活动场所,哪怕搭上点儿成本呢。何况他们也为我们带来了人气。”

(责任编辑:肩上蝶)

网友评论